工地上一个男人正用力扛着一包水泥向施工地点走去,电话声响起,男人用乌黑的脏手揩掉额头的汗水,从沾满白灰的裤子口袋里取出一款老式的翻盖手机,按了一下早已被磨掉漆的接听键。喂爸,是我,小华。小华啊,什么事,你说,男人脸上绽放出笑容。儿子小华一直是他的希望,他活下去的意义,爸我开学就初三了,老师说我们即将初三,看我成绩好推荐我去补课。补课啊,男人心中一黯,春节补课才交了688。交多少?888。老师说,这补习老师非常好!男人脸色阴沉,用力咬了咬牙,行,只要你好好学习,交多少都行,大不了爸爸去借钱!谢谢爸爸,电话挂断,男人的双眼空洞了,连头顶上落下一块砖,工友们大喊“躲开”都没听到。砖块狠狠打在男人头上,男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老海!”工友们上去搀扶起他,看着他头上血如泉涌。包工头缓缓踱步过来“老海,还能干吗?不能就回去吧。”男人想到儿子的补习费,挣开工友的搀扶,把脏污的汗衫简陋的包扎好头,又扛起了那包水泥。 儿子拿着那888块钱,屁颠屁颠的奔向了网吧,兴奋的对着前台网管说,我充888块Q币。心里想着”我有了火麒麟看谁还打的过我,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