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8日,《燕赵都市报》对外宣布,起诉今日头条平台上的头条号“生活与艺术”未经授权,全文复制转载了该报记者发表的三篇新闻稿。认证为河北日报报业集团的《燕赵都市报保定站》微信公众号发文称,“一直以来,今日头条都在抄袭我们的原创新闻,理应受到相应处罚。”

“对于报社来说,原创内容是核心资源,优秀的原创新闻更是报社的灵魂所在。”《燕赵都市报》维权律师表示,“燕赵都市报冀中版有四十余名采编人员,每年投入500多万元采编费用。按每天只有一篇精品新闻算,每篇精品新闻的平均生产成本为2万余元,这么庞大的组织和费用生产出来的新闻,理应受到法律的保护”。

这并非个案,就在3月18日,在深度观察和人物报道方面有着很高人气的自媒体“光谷客”,宣布退出今日头条的自媒体平台,不再做任何的免费内容更新,圈内一片哗然。

事情的起因源于,“光谷客”近日撰写了一篇题为《独家|武钢减员5万人背后 一个普通钢铁家庭的命运沉浮》。“光谷客”称,这篇稿子前后采访写作历时整整超过三个月。采访期间,作者跑遍了整个青山,曾经在武汉大雪纷飞的天气里,顶着风雪爬上高楼,只为拍摄雪中的武钢。

然而,号称要大力扶持原创自媒体的今日头条,直接抓取推荐了两个内容抄袭的“头条号”,“等我们发现后,把内容推送到今日头条的‘光谷客’头条号,却不知道为什么,始终没有获得今日头条的推荐和修正。”作者称。

“光谷客”的愤怒质问和黯然离开,直指今日头条由来已久被广泛诟病的问题——恶意盗版和扶植抄袭。

长久以来,恶意抓取、盗版传统媒体文章,都是今日头条被诟病的地方,这也让多家媒体忍无可忍提起訴讼。早在两年前,《广州日报》等传统纸媒对今日头条提起訴讼,《新京报》发表社论对今日头条的版权提出质疑,甚至称今日头条的“深度链接”等同于剽窃。在网络上搜索一下“今日头条”关键词,“被今日头条抄袭,大家怎么看?”、“怎样投诉今日头条上的文章抄袭?”等各种各样的相关帖子,充斥社交网络和论坛上。

或许是不堪版权官司的疲扰、转移舆论视线,在与传统媒体进行长时间的拉锯和博弈之后,今日头条试图漂白自己,去年九月,将此前坚持符合“互联网避风港原则”的“深度链接”跳转模式,改成了“公众号入驻模式”,推出了“头条号”,号称“拿出一个亿扶持原创自媒体”,轰轰烈烈地推出了“千人万元”计划,年初再进一步,公开表示要在2016年“打败微信”,做成中国排名第一的内容生产平台。

然而,短短不到半年时间,就连续发生了恶意盗版“光谷客”、《燕赵都市报》的问题:所谓的扶持原创自媒体,难道就是弄一个鬼都不知道的账号去抄袭、盗版?这与当初众多死掉的视频网站以所谓的UGC(用户上传内容)为借口播放盗版影视剧有什么区别?

“或许,今日头条的人认为“头条号”的模式可以有效规避今日头条作为平台方的法律责任,不过从此前视频网站经历的法律实践来看,这是不可能成功的。”行业分析人士表示。

目前,有确切消息称,呼吁整治今日头条变相、恶意扶持“头条号”盗版媒体原创内容的行为,已经惊动了国家版权局,接下来会如何处理,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