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实际上交换那一瞬很短,也就是几秒钟时间,王书记沉稳走上来,然后我离开了。”秦老师说,她感觉王书记从教室后面走到讲台前时用胳膊扫了她一下,那意思是让她快走。虽然波澜不惊,但两个人所面对的危险立即不同了。

6月10日早晨,60岁的张泽清和同岁的褚珍元跟往常一样,6点钟就起床,吃着干鱼、鸡蛋、青菜和米饭搭配的早餐,分开下地干活。妻子褚珍元去旱地里收拾棉花秧苗,而张泽清去水田施肥。“走的时候记得把门锁好啊。”褚珍元出门前嘱咐老伴。然而,上午10点左右,村治保主任跌跌撞撞跑回村,告诉褚珍元,张泽清在三小制造事端。褚珍元坐着治保主任的摩托车直奔三小,并且带上了张泽清的助听器。刚到小学门口,褚珍元还没进学校,就听见啪啪啪几声枪响。“完了完了,打死了!”围观者一片惊呼,褚珍元瘫痪在地,丈夫已经被当场击毙。

此次发生在小学的劫持人质事件引起广泛关注,事发后教师、镇干部、警察争做人质,而最后的结果是,嫌疑人被击毙,其他人均没有伤亡。

事件过去三天之后,浩口镇第三小学的教学秩序已经恢复,而女教师秦开美以及浩口镇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王林华,由于主动做人质替换小学生和老师,也成为网友热议的焦点。

弹孔、血点和汽油味的课本

6月11日上午,前来浩口镇三小内采访的全国各地记者络绎不绝。由于该校的教室调整,教室的标牌与实际班级并不匹配,比如六(3)班学生一直在六(4)班教室上课。

位于小学教学楼二楼的六(4)班教室已经搬空,地面也有明显的水洗痕迹,只是黑板上还保留着“诗圣”、“李商隐”及“羌笛何须怨杨柳”等字句。

如果不仔细看,很容易忽略黑板上的弹孔。学校的老师说,弹孔是警察狙击手击毙张泽清时留下的,后来警察勘查现场画了圈、贴上了“标记”。昨天下午,仍有几辆警车开进学校,有警察走进六(4)班教室勘查。

至于为何搬空教室,该校的龚校长说,原因是为了照顾学生和老师的心理,避免他们会有顾虑。搬空教室后,学校对教室进行了大扫除,“地面有汽油、血迹和喷洒的大量干粉”。

搬到一楼上课的六(3)班学生仍旧在课间打打闹闹,说起惊险的一幕,很多学生感到后怕。事发时在第一排的小威说,当秦老师和那位“怪爷爷”说话时,他感到很害怕,因为六瓶子汽油就摆在讲台上,距离他的课桌仅一米的距离,他闻到了浓烈的汽油味。那位“怪爷爷”突然很生气,拿起一个矿泉水瓶猛摔了一下,汽油洒出来,溅到他的语文课本上:“你闻闻,汽油味还特别重!”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他的语文课本有浸泡痕迹,闻起来汽油味儿很大。

“我的卷子上还有血呢。”另一个学生小丹说,当时他的古诗词卷子摆在桌子上,干干净净,等他们疏散出去再回来,发现卷子上有血迹。“你不怕血点子吗?”北青报记者问。“这有什么怕的,我只怕卷子丢了!”小丹说。

该事件让家长们产生了担忧,很多家长一天中不断徘徊到学校周边,“我放心不下孩子,每天都要到学校来看看,看着孩子平安才放心了。”

多名家长对北青报记者表示,希望学校加强安保措施,尤其是这次张泽清进入学校竟然没有被人发现,幸运的是,他没有立即采取爆炸措施,否则后果太惨烈。

张泽清如何进入的学校还是个谜。三小的龚校长说,监控和门卫都没有发现。而该校的老师们说,学校北侧的围墙并不高,很多地方不到两米,也许张泽清是从边角翻墙而入。这警示了该校安防上的漏洞,但要加高围墙、增加监控和增加警卫,却面临着巨大的资金短缺。

为救学生,教师争做人质

昨天下午,40岁的秦开美介绍,当时她刚讲完于谦的《石灰吟》和郑板桥的《竹石》,黑板上现在还有“不畏艰险、不怕牺牲”等粉笔字。

当时,头发花白的张泽清在窗外招手,秦开美来到楼道,张泽清掀开红衣,露出腰里的枪状物和刀,手里还拿着20厘米长的一包类似管子的东西(上面绑着打火机),另一只手拎着一包瓶子。“这全是我自制的炸药、手枪,你们不配合我,都得死。”

“你别激动,我保证配合你!”秦老师吓了一跳,但很快稳定下来。张泽清将六个瓶子摆到讲台上,手里拿着刀。瓶子有矿泉水瓶、罐头瓶,大小不一,都装有液体。

“我今天来了就没打算回去,我也写好了遗书,你们和老师如果不配合我,我就引燃汽油和炸药。”张泽清说。他右手攥着秦老师的胳膊,左手手指放在打火机上。

“学生们已经开始骚动,有的吓得站起来,还有的惊叫哭泣。”秦老师立即安抚学生,“这位爷爷是好人,不是坏人,他不会伤害我们。只要我们帮他处理些事情,就会没事。”秦老师说,这几句话起了作用,学生们安静下来。

在对峙过程中,甚至有学生写小纸条,希望能劝说张泽清,不过秦老师手里攥着小纸条没敢给,生怕刺激他。

秦老师几次劝说张泽清放学生出去,但“他脑子好像不太清楚”。在发现张泽清的听力很差后,她轻声告诉窗外另一班的小男生:“快去告诉老师,出事了!”

随即赶来的龚校长听见张泽清说“我要报复”,并不断用汽油炸弹威胁。龚校长提出,自己和他手里的秦老师换,但被拒绝。多名男老师都想过制服他,体育老师操起了钢叉,刚冲出门听说有炸药,只好又放下。

约在9点半,张泽清让秦开美拨打写在他左手背上的电话,那是当地派出所指导员的电话。“你快来三小,这里出大事了,10分钟必须赶到。”

最终,张泽清同意放孩子出去。“52名孩子一出去,我心里的石头就放下了。”秦老师说。

从1988年开始当了20多年老师的秦开美,目前的身份仍旧是代课老师。“1986年以前的代课老师才能转正,我不行。”目前,她月收入近1400余元,生活不宽裕,但她喜欢当老师。龚校长评价秦老师很优秀,是个热爱教师职业的人。

事发后,她的妈妈打电话说,自己给吓哭了。而她的老公急匆匆赶到教室外,却被她做手势撵走。“她胆子很小,晚上睡觉害怕关灯,可做这件生死攸关的事倒显得挺放松,还带着微笑跟嫌疑人说话。”

镇纪委书记替换老师

全校1300多名学生被疏散到远处的大操场,浩口镇的书记、镇长,分管教育的副镇长,以及分管纪检和政法的副书记王林华等都到了现场。眼看张泽清手里只剩下秦老师一个人质,浩口派出所所长、民警小刘及镇书记、镇长都提出用自己替换女教师,但都遭到张泽清拒绝。“他很排斥男子靠近,因为他担心控制不了男的。”

41岁的王林华在镇里分管政法,以前接待过张泽清的上访,其他人说替换人质都被拒绝了,只有王林华得到了张泽清的同意。

北青报记者昨天上午在镇政府见到王林华,对于交换人质的过程,王林华已经不愿再多谈。“从事发当天到现在,王书记已经对媒体说了好多次,而且他刚做结石手术不久,身体还没恢复。”镇工作人员说。

随后,潜江市政协的人员来看望王林华,送上了鲜花。在此次人质劫持事件中,王林华的右耳受了一点小伤,伤口不细看,看不出来。

王林华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当时浩口镇委书记徐国亮、派出所所长蒲平元都提出可以做人质替换秦老师,但张泽清不同意。“我是镇上分管政法的书记,在我决定上前换她的那一刻不曾多想,我知道我必须上。”

“实际上交换那一瞬很短,也就是几秒钟时间,王书记沉稳走上来,然后我离开了。”秦老师说,她感觉王书记从教室后面走到讲台前时用胳膊扫了她一下,那意思是让她快走。

王林华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介绍,张泽清曾多次到潜江当地法院、检察院等部门上访,觉得自己遭受了不公正待遇,王林华也曾接访过他。“他腰间左边插着一把刀,右边插着一把自制土枪,右手拿着爆炸装置,打火机一直举在引线上。”

交换人质后,张泽清将前门用课桌堵死,将他逼到后门,用课桌将他围起来,防止他跑。在教室内,两人面对面,王林华不停地规劝张泽清,但张泽清仍旧坚持诉求,要求“翻案”。随后,张泽清拿出一份5人名单,要求他将这5人找来。

“名单上的人我都不认识,但我马上转达了他的要求。不知过了多久,他打开一瓶汽油,分两次往我身上泼。紧接着,四声枪响,张泽清倒在一米外。”王林华说。

事后,王林华回到镇政府,白衬衣和西裤上面都是汽油。他洗了个澡、换了件衣服,没有向家人声张,直到接到老婆电话,才简单说了几句。

换人质的时候,派出所刘警官在教室后面,据他介绍,当时是王林华自己提出替换,然后走到秦老师身边,直接拉出秦老师。“我换你,你先回去。”并且,刘警官看到王林华给秦老师递了个眼神,让她快走。

“王书记走得很沉稳,一点儿不慌。”刘警官说,其实大家手心里都捏着汗。

家属不同意尸检火化

昨天上午,两名工作人员代表警方来到张泽清位于浩口镇许桥村四组的住处,通知其妻子、女儿去殡仪馆,希望其签字同意解剖尸体、火化,但这些都遭到家属拒绝。“我们不去殡仪馆,也不同意解剖、火化。”

张泽清的房屋内几乎没有像样的电器,4年前花费3万元盖好的两层楼,至今没钱装修,一些窗户都是由塑料布遮挡。张泽清的妻子说,他们只靠种地为生,一年收入只有几千元。虽然张泽清的眼睛和耳朵残疾,但没有低保,也没有享受国家其他福利保障。

根据湖北当地官方通报的情况,张泽清曾当过3年炮兵,习得自制枪支、火药手艺,曾因盗窃、非法制造枪支和故意伤害罪两度入狱。此次作案,距出狱时间仅9个月。

对于张泽清制造炸药、手枪的说法,家属和邻居有不同看法,他们认为张泽清制造的那些都是假的,没有威力。“我们从没有见过他制造炸弹、手枪,张泽清近些天也没有任何异常。”

家属认为,张泽清本意并非要针对学生和老师,而只不过是想借此事要挟政府,解决他的诉求。大约一周前,张泽清与村支书许某发生争执,双方起了肢体冲突,在打斗中,张泽清吃了亏。妻子褚珍元拿出丈夫生前的一块手表说,表带当时都被打断了。

有村民回忆,张泽清曾说,要去学校找村支书的女儿和孙女。村支书许某的大女儿在浩口三小任教,小女儿的闺女则在这所学校上学。

昨天北青报记者找到村支书许某的女儿许东慧,目前她是浩口镇三小六(4)班的语文老师。“我离开村子10多年了,也不认识张泽清。”许东慧说,她也感到很惊讶,事发当天很担心秦老师,疏散了本班学生后,她还想去看秦老师,被同事们拦住了。“他可能是冲你来的,你别去刺激他。”

教师们推测,张泽清没料到因调整教室,标牌与班级不符,结果找到六(4)班教室,里面却是六(3)班在上课。

许东慧说,父亲从没有跟她说过与张泽清的过节,而且学校以前发过派出所的通报,称张泽清曾经扬言要对学校进行报复,今年4月份还贴到了校门口。三小的龚校长也证实,确实贴过警方的警示,上面印有张泽清的照片,但照片可能是身份证上的,不是特别清楚,与其本人目前形象差别较大。

村民说,张泽清与多名村民曾数次反映200多亩土地被村支书转卖砖瓦厂,而村民未获任何利益的事。“我们去镇、市、省等很多地方反映,都没有解决。”张泽清是这些村民的代表之一。“他脾气较大,性子直,去反映问题,爱跟领导拍桌子。”另一村民代表这样说。

投毒的人,当了医生就成救世主了。从潜江事件看现象;一、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能说服的爷爷,当公仆的人民干部确说服不了,当着孩子们的面在教书育人的地方把他枪杀了,孩子们今后如何面对社会?。二、一个当过兵,受了伤的复原军人,生活困难,土地被占了,无低保,低保那去了?卖土地的钱那去了?三、当官的贪赃枉法,当百姓的怎么说话,中央派行视组了,官员们心慌了,是不是中央不派行视组,不然会有更多的人糟抢杀。四、他们不是暴徒,不是恐怖分子,他只是想活得好点,他们确活不了,死了。
是恐怖分子怎么不一冲进教室就引爆?为什么不去炸飞机,炸火车呢?为什么要放走学生呢?真正的恐怖分子你们治不了,欺负一个老者(虽然这个老者行为过激有恐怖分子的嫌疑),良心安在?
应该深挖死者采取极端手段背后的原因,彻查引起社会不公背后的渎职、贪贿行为,以预防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
一个60多岁,身带残疾的老人,挺而走险,为什么……
让50多个孩子离开,仅留下一人,说明了什么?有这样的劫持犯吗?
人质交互后,劫持犯60多岁的残疾老人,人质41岁,均为男性,危险品为打火机+汽油,其实有很多机会可以控制事态,比如在交换过程中,乘劫持犯分神,扑倒对方,夺下火机……
在劫持过程中,劫持犯一直口称有诉求,但感觉并没有人去了解、倾听、劝说、解决就开枪……,说不定张某的真实目的只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而已。
开枪太草率,纵观历史事件,都是在十分紧急、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实施的,张某的情况好像还没有达到如此的程度。而且众多的历史类似事件中,都能挖出腐败的蛀虫,如果开枪再谨慎一些,此次也说不定……
不管怎么样说啊,枪已经开了,人也死了。总感觉此次事件不应该是这么样的结果,当然,事件过程中也涌现出一些感人的事迹,值得称道。个人的一点看法而已,希望有关部门在处理类似事件时,保存谨慎,毕竟人命关天啊。
此人一死,当地的小官们就安全了吗?所谓的书记是英雄就是一个笑话!此前多次上访反应问题,这位负责接访的书记有没有履行过自己的职责?死者的目标根本不是学生,所以才一再拖延没有做出决绝的事情,真想伤害人之心,他还会同意换人质?你们见过这种以女人质换强壮的男人质这样的土匪吗?这块土地,每天都在颠倒黑白!

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中国不要让我绝望,因为我已经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