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地上一个男人正用力扛着一包水泥向施工地点走去,电话声响起,男人用乌黑的脏手揩掉额头的汗水,从沾满白灰的裤子口袋里取出一款老式的翻盖手机,按了一下早已被磨掉漆的接听键。喂爸,是我,小华。小华啊,什么事,你说,男人脸上绽放出笑容。儿子小华一直是他的希望,他活下去的意义,爸我开学就初…继续阅读 »